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你知道的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宫锁心玉演员》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“道净师叔,您不是要急着带弟子回观中吗?”

    青阳道士很奇怪。

    他师叔道净明明是急着来召他回去。

    但这些日子,他师叔只是带着他离开苏州,却在江南徘徊了半月之久,数日前又匆匆带着他赶回苏州城。

    道净老道手抚长须,指着周围街市,嘿然笑道:“这一路上,你没有看到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师叔是早就料到数日前的水患?”

    青阳道士沿途之上,也得见许多乡县大水之后的狼籍之貌,还有各处纷纷渐起的疫情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道净老道连日来的古怪,徘徊江南之地不肯离去,如今又恰到好处地回到苏州城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可以猜测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必定是有他所不知的隐情。

    这令他隐隐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他身为观天院学士,食君之禄,于院中急需人用之时离去,本已不该。

    若是道净老道早知此事,却在此之前将他带走,分明是陷他于不忠不义之境。

    “不错,”

    道净老道似乎能听出他话语中的不满,回头看了他一眼,抚须笑道:“你以为师叔我是枉顾人命之人?故意坐视这水患肆虐,置生民于水火不顾?”

    青阳道士低头道:“弟子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就是不信,”

    道净老道也不恼,叹了一声道:“其实掌教师兄早已算出这场大水之祸,此祸在天机之中早有预示,此乃定数,”

    “你按下这头,那头也会起来,阻了一人,就还有两人,”

    “就如人生脓疮,必定是要待其中恶脓尽发,才能一举除去,否则后患无穷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年纪尚轻,少不更事,不过也通些医理,怎不明此理?”

    道净老道反有些责怪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弟子惭愧,实不该腹诽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青阳道士面现惶恐。

    道净老道摆手道:“罢了,你师叔我可没这般小气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青阳道士迟疑道:“弟子心中尚有些不解,沿途以来,观各乡县情形,这场水祸波及极广,且听闻钱塘江数处要道决堤,如此凶险,怎的竟似不见伤亡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疫病纷起,竟也是一般,无人伤亡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来的道士?竟连此事也不知?”

    两道说话,并没有刻意避开旁人,他这问话恰巧被一个过路行人听闻。

    行人满脸诧异,带着几分优越得意,昂首道:“难道你二人没有听过金山寺吗?”

    “金山寺方丈法海禅师,神通广大,以**力大神通退去大水,救我等于危难,”

    “雷峰塔中供奉观世音菩萨,大慈大悲,钱塘千里之内,皆得菩萨庇佑,区区疫病罢了,又有何惧?”

    “金山寺?法海?”

    道净老道喃喃念着这些名字。

    边上青阳道士脸色有几分古怪,他对这名字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他自幼便拜在茅山景阳观掌教,罗浮真人叶法善门下。

    罗浮真人之名,天下何人不知?

    与龙虎山天师府前代张天师、阁皂山灵宝宗之祖葛仙翁,并称在世三仙。

    曾于高宗、则天、中宗、睿宗、玄宗五朝,皆被奉为帝师,加封为护国天师、越国公。

    玄宗之后,就已辞去官爵,隐于茅山景阳观中。

    他身为这般人物亲传弟子,可谓尊贵已极。

    身份尊贵,天资卓越,自然没有受过什么委屈。

    也自以为同辈之中,无人能与己相比。

    所以他本性虽是良善,却也难免养成一些骄纵习性。

    可那天却被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年轻的和尚,以那等羞辱的方式暴揍。

    他也算是有着自己的骄傲,又看对方也非作恶之人。

    吃了这般大亏,只想着日后练好本事,再来找回场子,并没有想着依靠师门,以势欺人。

    却不想,这才短短不到一月,又听闻对方竟做下了这等大事。

    听那行人眉飞色舞地诉说着当日景象。

    虽说这行人自己也不能肯定那日救灾的便是法海,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,可青阳道士却能断定,必定是他。

    没有理由,只是一种冥冥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念分洪,只手断江,向近移山倒海之能,怕是离着陆地真仙,也不过半步之遥罢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掌教恩师那等存在才能达到的境界啊……

    我此生还有望胜过他,讨回脸面吗?

    青阳道士魂不守舍地想着。

    “这法海究竟是哪家子弟?实在可恨!”

    一旁道净老道打发了那行人,怒声道:“天大的功德,却被人捷足先登,”

    “这便罢了,此人也太过贪婪,抢了最大的好处,却连这疫病也不肯放过,难不成他还想一人占尽这场功德?”

    “老道倒想看看,这法海,还有那什么观世音,到底有何本事,敢自称圣僧、菩萨?”

    “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青阳道士回过神来,迟疑道:“若非此人,此番大水,当流泄千里,苏州一带,将尽成泽国,疫情肆虐,不知多少生灵涂炭,又怎能……”

    又怎能因一些功德,便要怪罪?

    毕竟是自家师叔,青阳道士也不说出责怪的话语。

    他虽心情不快,却只因自己恐怕很难出了之前的恶气。

    对于那法海的作为,却是极为钦佩的。

    若非是他,这苏杭之地,不知平添多少白骨?

    “你还年轻,哪里知道这些?”

    道净老道却是皱眉道:“我等修道之人,内修元炁道法,外修功德道果,缺一不可,”

    “这般天大功德,便是平时,也不可放过,”

    “何况此番元君娘娘颁下功德金榜,凡有功果,上得榜中,便可赴那龙华仙会,一步登天,便在眼前,如何能放过?”

    “此事各家早有定论,当依各家所定,各分其功,又哪里能让他一人尽占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青阳道士闻言,也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可心中却总觉着有一股闷气。

    似乎这般作为,与他往日所求,有些相悖。

    可这是各家所定,恩师为道门三仙之一,便不是恩师所定,也定然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又怎能怀疑?

    “青阳啊,我知你心地仁善,不过此乃既定之数,便是朝廷,也是睁只眼闭只眼,不曾插手,便是此理,”

    “这法海和尚敢做此狂行,即便师叔我不去寻他,也会有他人去寻,你若不信,到时去一观便知,不过眼现却是不忙,待此番事了,再去寻那狂僧要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道净老道苦口婆心地训戒道:“眼下,你我却是要先去各乡县,施符治疫,此番景阳观分得的功德,观中早已决定,都尽数让你取了,”

    “虽是被那狂僧占了大半便宜,也是无法,只能事后再为你寻觅其他功德了,再晚,便连这剩下的都要被各门子弟抢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青阳道士只是闷声应了一声……

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宫锁心玉演员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小草莓app卖肉直播

二次元的土豆

罗尘现身

落尘3344

最强赘婿:神级选择

巫九

回到宿命的起点

唔少

火影383

南有道

绝色逃妃书包网

零一